□晨報記者 王亦菲
  實習生 王珍妮
  前天下午在嘉定“中銀金行”金店發生的搶劫案昨天凌晨告破,年僅18歲的嫌疑人李某在閔行落網。警方當場從李某身上查獲一條被劫金項鏈和1.4萬多元的贓款。另一條被搶金項鏈已銷贓,換得的1.7萬元贓款已被揮霍了2000多元。據李某交代,其因賭博欠債經濟拮据,遂萌生歹念實施搶劫。
  上海警方表示,此案的迅速告破,顯示出上海警方治安巡邏防控網、武裝巡邏處突網、群防群治防護網“三張網”的威力。尤其是針對各類突發的凶殺、侵財類案件,可迅速調集力量抓捕合圍,形成了較為成熟的快速反應機制。
  [ 案發經過 ]
  店員:
  從搶劫到逃跑僅5分鐘
  “過程其實很簡單,從他最後一次踏進店里,到最後搶劫逃跑,前後不過5分鐘。”當天下午2點50分許,嫌疑人李某踏進了“中銀金行”門店,這已經是營業員毛小姐當天第三四次見到他了。“上午10點左右他來過一次,要看項鏈,試戴了一下就走了。”隨後的3個多小時內,李某又來過兩三次,“每次都是試戴項鏈,然後也不買”。
  對李某的奇怪行為,毛小姐雖感奇怪,但也沒太在意。“這個人半年前也來買過金項鏈。”毛小姐回憶道,當時李某也是對金鏈挑三揀四,屢次比較,最終還是覺得金鏈太長,要求當場加工。“我還幫他把金項鏈拿去改短,所以印象特別深。”
  因為李某此前在店內確實有過消費記錄,下午2點50分許,李某再次踏入店內時,毛小姐並未對他的異常舉動多加警惕。“他還是要看那兩條項鏈,我就拿給他一條。”店內監控視頻顯示,穿著黑衣的李某戴上一條項鏈,對著鏡子比畫一番後,和毛小姐說了幾句話,又拿過第二條金鏈戴上。隨後,李某慢條斯理地朝店門方向走去,模樣並不慌張。這時,毛小姐已經感覺不對勁。“我喊了他幾聲,他沒搭理我。”因為在櫃臺內,毛小姐追出來需要繞過另一側櫃臺。等她跑出櫃臺時,李某已跑出店門。整個過程不過6秒鐘。
  金店:
  同時遞出兩條金鏈屬違規
  記者註意到,整個搶劫過程中,“中銀金行”店門口並沒有任何保安和工作人員執勤。金店的黃姓負責人向記者解釋,因為店面不大,平時一天配備一名保安,事發時有一名顧客買了一萬六七千元的東西需要刷卡和現金同時支付,保安就跟過去到了收銀台。
  該負責人承認,按照金店的行規,一名營業員對應接待一名顧客,且每名顧客不能同時試戴兩件及以上的金銀首飾。該負責人表示,但在實際操作中,由於金店開門做生意,還是會盡可能滿足顧客的要求。“我們是服務行業,當時他說要兩條都戴起來比較一下,我們也就給他看第二條項鏈了,並以為他會買。”
  [警方調查]
  8小時鎖定嫌疑人活動區
  事發後,市公安局立即調集刑偵總隊、技偵總隊相關業務部門趕赴現場,與嘉定公安分局組成專案組開展偵查,並根據獲得的線索迅速對犯罪嫌疑人開展追蹤。“民警到現場先提取了嫌疑人的鞋印、指紋、包括玻璃、鏡子等所有他接觸過的物品上殘留的痕跡。”嘉定刑偵支隊八中隊隊長嚴警官告訴記者,保留物證的同時,另一路民警很快調取了金店以及案發地周邊的監控錄像。“監控視頻很清楚,嫌疑人看上去約20歲,長得比較白凈,身高1.7米左右。”
  民警發現,嫌疑人逃離金店後,徒步穿過附近菜場的一條小路來到豐莊路,再乘坐一輛黑電瓶車逃竄到祁連山路曹安路上,然後換乘一輛黑摩的。最終,這輛黑摩的在丹巴路梅林路附近的監控中消失。
  據此民警返回黑摩的載客處,通過附近轄區內的民警、聯防隊員,確認這輛摩的經常出現在真新一小區門口。專案組立刻趕到小區,調取了進出口監控。果然,這輛滬A牌照的大功率摩托車當晚6點駛入小區後,再無離開。
  當晚7點30分,警方在小區車庫內找到了這輛摩托車和中年車主。“摩的司機說,當時確實載過一個年輕人,東北口音,脖子上還戴著一條金鏈子。”司機描述的體貌特征和嫌疑人完全吻合。
  最終,摩的司機將嫌疑人送到了紅松路黃樺路路口。司機描述中的一個細節引起了專案組的註意。“司機說,當時大概是下午4點30分,嫌疑人沒有錢付摩的費,後來是走進了一個路邊的洗衣店,出來時拿出了100元。”
  專案組懷疑,男子對龍柏附近非常熟悉,很可能是住在該處附近。洗衣店附近,有一家大型娛樂城,二樓是網吧,三樓則是酒吧和KTV。“這個娛樂城聚集著很多北方來的年輕人,好幾個人都反映,當天晚間還曾見過嫌疑人來玩過。”
  警方迅速調集周邊力量在這一路口附近區域布控,一張抓捕網迅速拉起。此時,已是深夜12點。
  “顧客信息”鎖定身份
  與此同時,另一路民警則從金店經理家中翻出近半年來店內的所有銷售單據。“據營業員回憶,這個人半年前來買過金鏈,而且價格在2萬元以上。”從整整兩大袋銷售單據中,警方共找出了四五張付款金額在2萬元以上的銀行卡付款單據。
  其中,6月15日的一張24000元的單據引起了專案組註意。“購買人姓李,1996年出生,吉林人。”無論從年齡、體貌特征還是口音來看,這條項鏈的購買人都和嫌犯十分吻合。而通過對李某身份的排查,警方很快發現其經常出沒在紅松路黃樺路一帶的娛樂城。“我們這時基本確認了,搶金鏈的人就是他。”
  專案組很快將這個信息反饋給了現場抓捕的嚴警官。12日凌晨1點多,嚴警官正在紅松路黃樺路口附近守候,一輛強生出租車緩慢地駛過娛樂城門口。“晚上馬路很空,這車開得特別慢,引起了我的註意。”嚴警官仔細一看,出租車後排坐著一名年輕男子,體貌特征與搶金男子非常相似。“我馬上通知現場守候的警車追了上去,在下一個路口將出租車攔下。”
  果然,見到民警,李某躲在后座不敢出聲。嚴警官當場從李某身上查獲了一條被劫金項鏈和1.4萬多元贓款。昨天上午11時40分,警方將涉嫌收贓的犯罪嫌疑人毛某抓獲,繳獲另一條金項鏈。
  與嫌犯面對面
  家境不錯,18歲的嫌疑人長相酷似“都教授”
  回應記者提問,“我有權保持緘默”
  昨天下午,在真新派出所里,記者見到了年僅18歲的犯罪嫌疑人李某。如果不是監控視頻清楚拍下了其搶劫的全過程,記者很難將眼前這個低頭不語,看起來有些靦腆,長得有點像“都教授”的白凈小伙子與搶金店的犯罪嫌疑人聯繫在一起。
  李某出生於1996人,吉林人,家境不錯。由於父母忙於工作,從小,李某和妹妹都由爺爺奶奶帶大,和父母基本不怎麼聯繫。在李某9歲時,他被家人送到河南一所武術學校學習散打。“之後的7年都住宿在學校,一年就春節回去一個月。”直到最近一兩年,李母身體不適,李某才回到老家,陪伴在母親身邊。
  去年年底,李母因病去世。李某更是沒了牽掛,於今年3月孤身一人來到上海。“覺得上海好玩,就來了。”到滬後,他一直沒有正當的工作,花錢卻大手大腳,還時不時去酒吧,每個月開銷至少萬元。很快,母親過世時留給李某的10萬元被他揮霍一空,另外還包括他6月在金店購買的那條金項鏈。經濟拮据的李某此後就一直向父親索要生活費,通常一周一次,每次至少一兩千元。
  然而,這些錢對已經染上賭癮的李某顯然不夠。“之前在酒吧做過營銷經理,一個月有3500元的底薪,另外有提成。後來玩了網上百家樂,大概輸了幾萬元。”李某說,他已記不清自己究竟在網上輸了多少錢。“反正錢用得很快,我從來沒有計算過。”當時李某買來的那條金鏈也因賭博欠債當掉了。此外,他還欠著暫住旅館1500元的房費及朋友處借來的2000元。
  經濟拮据急需用錢的李某回憶起之前曾光顧過的金店,萌生了搶劫的念頭。“就是一時興起,早上去過,沒搶就出來了。後來就一直在馬路上閑晃,也沒吃午飯。我就記得自己後來又進去過店里幾次,但具體次數也不記得。”採訪中,李某始終未曾抬頭。“你當時有沒有掙扎、猶豫過?”記者追問。靜默了一陣後,李某說:“我有權保持緘默。”
  事實上,在搶劫得手後,李某在紅松路黃樺路路口的這家洗衣店後面的一處地下打金店內,將剛搶到的其中一條金鏈賣了,換得了1.7萬元贓款。“之前路過,知道洗衣店後面有收金子的,賣的錢100元給了摩的司機,還有大概2000多元已經在酒吧花了。”
  記者離開前,李某終於又開口,“想對父親說一句對不起他”。  (原標題:“95後”嫌犯:因欠賭債就一時興起)
創作者介紹

小額信貸

ly49lyr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